【大學生知識網 — 努力打造全面的知識分享平臺】
登錄 注冊
當前位置:首頁 >文學園地 >美文欣賞

鳳兮鳳兮,何德之衰——《笑傲江湖》與中國古代隱士

日期:2020-04-19 來源:湖南師范大學樹達學院劉文中 作者:劉文中

1967年,金庸在《明報》上開始連載名為《笑傲江湖》的長篇小說,至于1969年,連載結束,小說基本完成?!缎Π两吩诮鹩贡姸辔膶W作品中,具有鮮明的特色,它既是金庸創作后期思想變化的體現,也是一部中國傳統隱士的悲歌??芍^是一部徹頭徹尾的“隱士之書”。

《笑傲江湖》中所塑造的“令狐沖”這一人物形象,是中國傳統隱士的集合體。他不拘禮法,崇尚自由,對功名沒有興趣,卻注重自身自然性情的抒發。金庸在《笑傲江湖?后記》中這樣道:“參與政治活動,意志和尊嚴不得不有所舍棄,那是無可奈何的……至于一般意義上的隱士,基本要求是求個性的解放自由而不必事人?!痹谥袊鴤鹘y的以政治生活為導向的社會環境中,往往充斥著權力的爭奪,同時這種生活又常常以“道義”作為外衣,使得人們更近于虛偽。小說中的五岳劍派、日月神教內部的權力斗爭,五岳劍派對日月神教的“正名”之戰,都是中國社會權力爭奪的縮影。而似“令狐沖”這類自然主義者,是無法融入此等社會歷史環境的,所以他們的結果,便只有退出。梁漱溟先生在《中國文化要義》中,將“隱士”作為中國文化的第十四特征,并引蔣星煜先生的結論,謂隱士是西方國家絕對沒有的,只有在中國傳統社會下,才會有隱士產生。故曰中國傳統的隱士,實是中國社會環境下的獨特產物。

早在先秦的典籍中,就可以看到不少關于隱士的記載。如在《論語》之中,曾提到過許多逸民,即被遺落的人才:伯夷、叔齊、虞仲、夷逸、朱張、柳下惠、少連。但他們都不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隱士?!墩撜Z》中有關“楚狂接輿”“長沮”“桀溺”“荷蓧丈人”的故事,生動展現了當時隱士的風采。如接輿高歌“鳳兮鳳兮!何德之衰?”。表達了他對現實政治的失望;桀溺言道“滔滔者,天下皆是也,而誰以易之?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,豈若從辟世之士哉?”表達了對所處社會的失望;荷蓧丈人不識夫子“植其杖而蕓”,已經要脫離束縛他的社會關系,是他對整個現實的徹底絕望。他們的態度,與孔子的“君子之仕也,行其義也”的志向出現了明顯沖突。又如在《莊子》一書中,或虛構或記實的描述了大量隱士。至于道家的老子、楊朱、列子、莊子他們,就更不必說了。先秦以降,文獻中無數因失意于現實而歸隱林泉的士子,更是不勝枚舉。

然而,傳統隱士們又并不能完全掙脫出此等社會的影響。中國作為一“倫理社會”,注重于人之本身,而非外在宇宙。此中生人,必須遵行一定禮儀上的規范,且又習慣注重社會生活。故使得隱士群體,欲超脫于世務,卻又無法對世事忘情,最終做不到真正的超脫世外。在小說結尾,令狐沖說:“在有為境界中,只要沒有不當的欲求,就不會受不當的束縛,那便是逍遙自在了?!边@恰好反映出了傳統隱士的矛盾性。而傳統隱士的獨特性,亦寓于這種深深的矛盾中。譬如東漢末年隱居南陽一帶的司馬徽、龐德公、崔州平等人,名為隱居,卻時刻關注著時局,甚至還為自己的弟子好友開辟仕途。陶淵明“不為五斗米折腰”,歸隱田園,卻從未忘卻朝廷政治,還作《述酒》表達對劉裕篡權的憤慨。即便是講求無所憑借的莊子,也有立說傳世。只要留有文字或創立學說,便不能說是真正意義上的忘卻世情。隱士們名曰要遠離俗世,但他們卻從沒有放下過對現實的注目,正是因為他們熱愛此世界,才會對現實抱有理想。而理想破滅,遂失意循世,卻無論如何也擺脫不了對現實的牽掛。這便是傳統隱士所固有的矛盾屬性。

作為社會環境下的特殊產物,隱士這一群體天生帶有消極性。但是,這種消極性,我們并不能完全的否定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,我們還應當肯定它。所謂“達則兼濟天下,窮則獨善其身”,甚至孔子對隱士也持一定的贊許態度,謂其“不降其志,不辱其身”。隱士們往往對高尚德操堅守,從這一角度來說,他們反而具有一定積極性。我們應當結合具體的歷史語境,來看待隱士這一群體。

如此,《笑傲江湖》這部小說是為傳統隱士的代言。當然,上文所提的關于隱士的特點,并不能反映傳統隱士的全貌。有如改朝換代時隱居的遺老、宗教上的隱居者,都不能用上述總結來概括。但這些隱士,并不能代表傳統隱士的基本精神,亦與本文主旨無關,故暫不論。


首頁 下一頁
勵志美文欣賞 ·  2020-04-17
勵志美文欣賞 ·  2020-04-17
閨蜜說美文欣賞 ·  2020-03-22
小兔子乖乖舞蹈视频